宝妈创业
100个创业妈妈访谈

雪子:做家庭保健师,孩子的健康妈妈做主!| 100个创业妈妈访谈(18)

读中学的时候,雪子很爱美。她在冬天里也保持美丽“冻”人,大雪纷飞的日子依然穿着单裤单鞋,最多是上身穿件长长的棉镂。

 

那时正是雪糕冰果、碳酸饮料刚刚风靡的年代,雪子和同学们一样,把零用钱全花在这些寒凉的小饮料上面,有时候月经期心里觉得热还会吃得更多。

 

几年下来,痛经、月经不调就成了她的家常便饭。

 

可惜那时年龄太小,妈妈也不懂这些,就那样过了下去。

 

2004年,雪子结了婚,痛经的症状依旧没有减轻,每次都是痛的辗转反侧,难以入睡。

 

老公很心疼,常常会搓热了手掌帮她按摩,雪子也学会了一些土方法,比如泡脚、用热水袋热敷等来改善症状,也是有时灵,有时不灵。

 

 

一年后,雪子怀孕了。

 

因为小时候很多不良习惯(如冬天穿单衣、吃寒凉的食物等)没有得到纠正,时间久了,雪子的身体落下了极寒的底子。

 

这个隐患,她年轻时时候并未意识到,直到怀孕的时候才爆发出来,让她痛不欲生。

 

年轻时因为阳气充足,体寒的危害不明显,等到怀孕的时候,身体内的气血全部跑去供养子宫里的孩子,体寒就会在此时面目狰狞地肆意虐待她的身体。

 

怀孕的那段日子,是雪子一生中最难忘的噩梦,刚满2个月的时候开始孕吐,长达7个月。

 

前几个月的时间几乎滴水不进,不仅是不能吃饭,喝口水都会吐,后来竟然开始吐胆汁和血沫。

 

家人没办法,前后两次就把她送去医院。

 

在医院一住就是半个月,每天挂8瓶吊瓶。这是一个非常愚蠢但又无奈的选择。

 

怀孕4个多月的时候,原本110斤的她,体重仅剩下90斤。整个人瘦得好像只剩一张皮。

 

一直到了第5个月,她的身体才慢慢好转。

 

熬过了痛苦而漫长的孕期,宝贝终于呱呱落地了,那一刹的幸福感抵过了所有的艰辛和磨难。

 

或许是因为生育历程太过艰辛,孩子成了妈妈们心中最柔软、不可触碰的角落。

 

没有想到的是,由于雪子是极寒的身体底子,她的孩子也遗传了寒性体质。

 

雪子此时回想起小时候的无知与任性,后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 

有了这个经历,雪子就会经常劝告还没生宝宝的准妈妈们:在生孩子之前,一定要先调理好自己和老公的身体。

 

因为孩子的体质,95%以上都会遗传自父母。

 

孩子的脾胃功能很差,从小吐奶就很严重,出生半年内经常会井喷的。(所谓井喷就是刚吃完奶就一口喷出来,喷得老远的。)

 

再大一点,吃稍微冷点的饭就会呕吐,或者腹泻。孩子一岁前非常难带,感冒发烧拉肚子是家常便饭。

 

那时候,雪子老家有几个儿科的“名医”,退烧治拉肚子非常快,被家长们奉若神明,孩子一有小恙就赶紧送过去。

 

时间长了,家长们发现,孩子的病情总在反复。而且,孩子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的更差。

 

因为这些“名医”是靠滥用抗生素来治疗,大瓶大瓶的液体滴进孩子幼嫩的血管,家长只看到孩子好得快,没有意识到“名医”的虎狼之药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。

 

雪子在无意中看看到一个专家预测:这一代的孩子长大后,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将会暴增。

 

“名医”的虎狼之药,造成孩子的体质持续下降,也造成了雪子后来对西医的抵制和反感,并最终导致与“名医”决裂。

 

孩子一岁前后,有次发烧迁延不愈,在“名医”那里断断续续打了一个多月的点滴。

 

不打点滴时高烧,打点滴时不烧,停了点滴就是低烧,然后又转高烧。反反复复。

 

“名医”用尽了各种这素那素的也丝毫没用,孩子被治成了豆芽菜,成了又青又黄无精打采的豆芽菜,每天处于睡眠和昏昏欲睡的状态。

 

后来,朋友介绍的一位中医开了两服药,只花了5块钱,孩子就不再发烧了,精神也慢慢开始好转。

 

当雪子要求医生多开点调养身体的中药时,那个医生很惊讶。他说:别总想着给孩子吃药。

 

医生向雪子剖析了孩子先天体质弱的形成,说跟她怀孕时候的身体状况有关,还有出生后的不当养育,还特别提醒了用药要谨慎。

 

因为,他从雪子拿来的看病记录上发现孩子之前用药剂量大的惊人,还有一些是不适合孩子用的药。

 

那次经历,让雪子彻底颠覆了自己的观念。

 

并不是有了医院,我们就可以安心把自己和家人的身体交出去的,适当的保健养生知识是我们都应该具备的。

 

雪子和老公认真地反省了之前的行为。

 

雪子说,她年轻的时候是很无知的,妈妈在那个年代还没有足够的知识教导她们。

 

所以她们这一代人,一定要带好和教导好自己的孩子,身体健康实在太重要了。

 

她说:下一代的孩子,不拼爹了,拼身体。

 

她和老公拼命买书看书,然后筛选出他们认为有用的中医养生书籍,每天上网查阅各种资料,做了很多功课。

 

她终于明白了小孩子生病的原理,明白了西药和抗生素的副作用有多大,也知道了中药同样有一定的副作用,也是不能常吃的。

 

他们决定尝试走另一条道路,她要做家庭保健师,孩子的健康妈妈做主。

 

雪子开始了大胆、谨慎而又充满心酸的尝试。

 

雪子是偶然接触到小儿推拿的,一开始是看了一本小儿推拿的书,觉得书上写的有道理,就学着用。

 

后来,她觉得盲目学习是有一定危险性,就上网四处找很高手请教。

 

她听一个朋友说山东是小儿推拿最发达的地方,有几个非常有名的小儿推拿师,就和老公商量着想去学习。

 

老公也不反对,于是,一家三口跑去山东住了一个多月,先后拜访了两个流派的小儿推拿师,跟着学习推拿。

 

很多人都不理解,觉得她太疯狂了,耗费巨资不远千里,竟然只是为了学个小儿推拿。

 

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:为了孩子的身体健康,她愿意不惜一切代价。

 

雪子决定自己来调理孩子的健康,她先从调理脾胃开始。

 

最初,她是帮孩子泡脚,按摩腹部,后来尝试了小儿推拿和艾灸。

 

孩子一开始也不配合,雪子就与他斗智斗勇。

 

她告诉孩子:你不舒服是因为身体里面生了很多坏虫虫,妈妈摸摸小手可以把坏虫虫赶出去。

 

再比如,给孩子做艾灸的时候,温度刚传到身上就会很不耐烦,雪子又会告诉他:艾灸也可以杀死身体里面的坏虫虫。

 

等灸的出汗的时候,孩子突然说:妈妈!艾灸太厉害了!坏虫虫吓得都拉尿了。

 

就这样,孩子慢慢地接受了妈妈的绿色疗法。

 

然后,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。

 

有一次,孩子发高烧。在孩子的治疗方法上,雪子和老公发生了矛盾。

 

她的观点是:虽然孩子烧到39度左右,但是精神状况良好,睡眠也好,是不需要处理的。

 

她觉得这个时候强行干预会影响孩子的身体机能,想让孩子的身体自己进行调节。

 

可是老公很紧张,他要求送孩子进医院。

 

毕竟他没有像雪子那样系统的学习过,理念方面还是很守旧,虽说他支持雪子学习,但是遇到实战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

后来,老公勉强接受了雪子的要求。这是他们第一次孩子发烧没送医院。

 

因为担心,两个人整夜都不敢睡,一直观察着孩子的状况,结果,两人都熬成了乌眼鸡。

 

后半夜,孩子慢慢地退了烧,睡得很安稳。他们也暂时的放下了心。

 

没想到,第二天下午孩子又开始发烧,一烧就是39.5度,孩子精神很不好,呼吸也有点急促。

 

老公当时就发飙了,逮着雪子好一顿吼,马上就要去医院打针。

 

雪子虽然觉得这是正常现象,但是毕竟也害怕。但是即使再害怕,她也不愿意孩子再去打针了。

 

她和老公商量用小儿推拿退热。老公几经纠结,最终黑着个脸同意了。

 

雪子整理了乱糟糟的思绪,凝神回想推拿要点,把精神都凝注在双手上。

 

整个推拿过程下来,她出了一身的透汗,不是累出的汗,是紧张的。

 

神奇的是,当推拿快要进行到尾声的时候,孩子睡着了,面色也好转很多。

 

半个小时后,孩子退烧了,睡眠很沉。

 

雪子和老公面面相觑,竟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

整整2个多小时,孩子都睡得很香,他俩坐在一边看着,全然忘记了之前的争执和昨夜的不眠。

 

孩子醒来之后精神很好,吃了点粥又睡着了。

 

他俩也轮流开始补觉,深怕半夜再起烧。

 

第二天,第三天,孩子一直很正常,没有一点反复。

 

经过这次的推拿退烧后,老公慢慢的有些承受能力了。虽然每次孩子一有状况还是很紧张,还是会黑个脸对她,但毕竟愿意接受她的尝试了。

 

这个时候,孩子的姥姥姥爷不愿意了。

 

因为孩子小时候姥姥姥爷要照顾自己家的孙女,没帮雪子带孩子。

 

所以两位老人对孩子有些补偿性的溺爱,不但包揽了从小到大的奶粉尿片,平时更是有求必应,天天捧在手心里。

 

一听说孩子生病竟然不送医院,就炸锅了。

 

两位老人逮着雪子好一顿批,说了很多万一病情严重会怎么怎么样的严重后果等等。

 

说实话,雪子心里不是不怕,她也想过很多医生说的孩子发烧烧坏脑子什么的,内心也有过动摇。

 

雪子说:如果有个万一,我万死也难辞其咎。

 

有个宝妈对雪子说,她当初也想给孩子做物理退烧,因为承受不了心理压力,最后还是选择把孩子交给了医生。

 

雪子也曾想这样做,把压力交给医生。

 

但是,当她想起孩子小时候打点滴扎的手都没处下针的时候,当她想起孩子从医院出来脸色青青黄黄目光呆滞的时候,她就什么都不想顾了。

 

雪子说:我宁愿承受再多十倍的心理压力。

 

她说:孩子是我生的,拼了半条性命生下来的,没人比我更爱他,也没人比我能更细心。

 

不过,从那以后的一两年里,雪子又多了一件事,就是孩子生病时会先去医院看,该做检查就去做。

 

让她越来越失望的是,每次拿回的药单,开的药基本都是一样的。而医生对病因都是讳莫如深的,从不多说一个字的。

 

慢慢的,对孩子观察的多了,她觉的心里有谱了,就减少了去医院的次数。

 

她更坚定了自己保护孩子健康的信念,更加如饥似渴的学习中医理论,提升自己的知识和能力。

 

雪子说:并非所有的发烧都可以不去医院。

 

她应对孩子发烧不去医院的方法,仅仅适用于机体自我调节时候引起的发烧。她分辨不出孩子的发烧是由于病毒还是细菌,就把它们统称为病邪。

 

她唯一可以分辨的是:孩子的机体能不能扛过去?打败病邪。

 

如果孩子发烧时并不痛苦,一切如常,那么她就没必要干预,密切观察病情进展就好。

 

她曾经碰到过儿子烧到40度的时候还在正常玩耍,仅仅表现出比平时稍微疲惫,于是她没做任何干预,烧了一天之后自己好了,然后胃口大开。

 

雪子最推崇的是顺其自然的疗法。孩子的机体打得过病邪,就让他自己去打,打不过的时候孩子会有一些表现,比如精神很差,呼吸急促,哭闹不休,抽搐昏厥等等。

 

这就意味着机体抗争的太辛苦,在请求外援,那么就该帮帮他,这个时候才会使用小儿推拿和艾灸这些方法。

 

必须指出的是,这些疗法的根本不仅仅是为了退烧,而是调和五脏,给孩子的机体重整战斗能力,最终起作用的还是孩子的机体本身。

 

之前孩子打针退烧总有个反复的过程,全好之后也要蔫头巴脑一个礼拜,才能慢慢有点生气。

 

而用雪子的物理疗法,孩子病好之后马上就能吃能玩的。

 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公和家人慢慢地被雪子的绿色疗法收服了。

 

雪子信心十足,此时,她已经不仅仅满足于能退烧了,还想把之前的失误都弥补过来,改变孩子虚弱的体质。

 

她开始坚持给孩子捏脊,摩腹,艾灸,间或用小儿推拿法调和五脏。

 

不得不说,只要你愿意去尝试,惊喜是随时都会有的。自从开始了对孩子的体质调理,孩子有很长一段时间身体不再出大状况。

 

胃口很好,越来越壮,偶尔感冒咳嗽几声,很快就好了。

 

中间也有过几次小发烧,雪子都没理他,只是观察,孩子都很平稳的过渡了。

 

孩子每经历一次自然的发烧和痊愈的过程,身体状况都会上一个台阶。

 

调理了一两年之后,孩子成了幼儿园里请病假最少的小朋友。

 

 

(雪子的儿子,旧照。)

 

(雪子的儿子在大型六一文艺汇演中做主持人,旧照。)

 

在为孩子调理身体的过程中,雪子陷入了中医的魅力中,无法自拔。她先后学习了刮痧拔罐、艾灸、小儿推拿、刺络疗法。

 

求学路充满了坎坷,幸运的是她想学的都学到了。

 

了解中医的人都知道,有本事有家传有特色的中医人都是很保守的,外人想学,难得很。

 

雪子说她是靠着“厚脸皮”,先聊天套近乎,帮人打下手,等有几分面子情的时候,就赖在人家身边看,用心看,不理解的做笔记,回家翻书、上网找答案。

 

时间久了,人家也看出她是真心喜欢这一行,慢慢的也会指点一二。

 

她就更卖力的帮别人干活,边学边实践,在自己和家人身上实践。

 

雪子先后治好妈妈的腰痛,老公的颈椎病,调理好孩子的体质,还有身边亲朋好友的一些疑难病症。

 

2009年,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教育,雪子全家来了到深圳。

 

2010年,孩子的身体很稳定,也适应了学校环境,她闲在家里无聊,就在深圳龙岗中心城开了一家店铺,主营刮痧、艾灸、经络疏通。

 

雪子也没想着创业赚大钱,她就是觉得这些传统理疗方法不能荒置。

 

特别是艾灸,她以为艾灸是目前最适合平民百姓、最安全、最绿色的理疗方法。

 

雪子在调理自己孩子和家人的过程中,摸索出一出一种不用明火、且能同时灸很多穴位的艾灸方法。这个方法,还被她申请到了国家专利。

 

借助她的艾灸专利技术,她调理好很多疑难杂症。

 

第二年,雪子在南山开了分店。

 

同年,雪子在顾客的推动下,做品牌加盟,做技术输出,很快就发展了十一个技术加盟伙伴。

 

做到这个程度,雪子就开始想做一番事业了。

 

 

学员的孩子发烧,雪子教学员帮孩子用艾灸退烧,旧照

 

雪子在为小朋友做艾灸调理,旧照

 

但是当业绩处于不断上升的状态时,雪子却越来越觉得辛苦,是力有不逮那种累。

 

她尝试请专业的团队运作,发现会有一系列的投资成本,根本请不起。

 

她和老公商量了很多次,很想让他出来负责开拓加盟市场,她只负责技术这一块,两人互补发展。

 

老公拒绝了。他的理由是他对这个事情不感兴趣,而且他觉得,一个女人没个女人样,天天在外面,家不管孩子不管,像什么话呢?

 

雪子说:当她在公司忙了一周,周末一路晕车两三个小时回到家时,看到的都是老公的黑脸。

 

两人经常周末都说不上几句话,夫妻关系降到了冰点,家庭处在破裂的边缘。

 

就在这时候,公公病倒了,膀胱癌晚期。对于已经八十六岁的老人而言,这个病,就是争取剩下的日子活的更好点。

 

于是他们暂时放下了一切,在医院陪护老人。

 

老人此时很虚弱,神志也不太清醒,每次喂水喂饭都要扶起来揽在臂弯里,然后像对孩子一样轻声哄着喂。

 

每每在这样的时刻,雪子都能真切的感受到生的气息从她的臂弯里一点点流逝。

 

那种令人悲怆的感觉,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没办法体会到的。

 

此情此景,促使雪子静下心来思考生活的意义。她开始反思:之前那样的执着和作强,真的对吗?有必要吗?

 

几个月后,雪子和老公送走老人。

 

在与老公的一次深谈之后,她中止了公司的业务,开始回归家庭,学着相夫教子。

 

前段时间,有朋友对她说,你当初真的糟蹋了那么好的项目。你做艾灸的时候,很多人都还不知道艾灸是什么,你走在了行业的前面,你看现在艾灸火得一塌糊涂,人家都赚得盆满钵满,你呢?

 

雪子淡定地笑笑:我呀?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吧。

 

回归家庭一两个月后,雪子实在不能忍受孩子上学后自己无所事事的状态。

 

于是,她和老公商量后,去了龙岗一家中医门诊部,负责艾灸理疗。

 

一年之后,雪子想再次创业。

 

她和老公促膝长谈,把自己的想法说给老公听。

 

这几年的临床与跟诊,让她对现代人的健康状况有了充分的了解:目前是亚健康的超高发病率时期,而不当或者过度的医疗给现代家庭埋下了太多隐患。

 

比如说日常的风寒感冒,本来就是及时刮个痧,然后一碗姜汤下去就可以解决的。

 

现在呢,太多人选择了打针输液,把症状压下去,把病邪拘禁在体内,这样看起来感冒是好了,但后期不是变成它症就是给身体埋下隐患。

 

再比如常见的肩颈腰腿痛,很多人选择长期吃止痛药,以为吃了就好,但这样只是麻痹你的痛感神经而已,病还在原地的呀。

 

而当你吃止痛药也不管用的时候,这个病就变得比较难治了。

 

但是,如果家里有人懂得常用的一些中医疗法的话,只需要刮个痧,局部刺血排瘀再灸一下,是可以及时排出病邪的。

 

这样既解除了痛苦,又引邪外出、避免病邪的积累,还又避免了药物的副作用,何乐而不为呢?

 

雪子觉得日常的家庭保健在未来几十年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 

她想把这些年学过用过的中医疗法整理出来,总结出一套安全高效、简便易行、可以在几天之内学会,而且学了就能上手用的的理疗方案。

 

在以后的日子里,她想慢慢培养出一批以妈妈群体为主的家庭保健师。

 

把她的技术和产品复制给更多人,帮助更多家庭解除很多病痛,让越来越多人可以享受到健康家庭的幸福,她也可以成就自己的事业。

 

这不是很完美吗?

 

老公被雪子的执着打动了,答应支持她再次创业。

 

2016年5月,雪子开始了第二次创业,在龙岗中心城开了一家理疗工作室。

 

雪子说,第一次创业的鼎盛期,她醉心于某种伟大的使命感,一心要把艾灸项目传播好,借此挖掘中医疗法的价值,惠及炎黄子孙。

 

经历了这几年的沉淀才发现,使命感于她这样平凡的人而言逼格实在太高。

 

她再也不想吃那几年吃过的苦了,那种累也是她再也不愿意承受的了。

 

雪子的计划是把理疗工作室当成一家体验馆和培训场所,输出技术,培训家庭保健师。

 

她很享受现在的生活,一边陪着心爱的孩子,一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 

雪子说:不虚妄,不强求。这种心里的满足和愉悦才是适合我的。

 

欢迎阅读《100个创业妈妈访谈》系列故事,让我们一起向这些勤劳坚韧的创业宝妈们学习!

 

 

作者简介:
嘉诺赏:《100个创业妈妈访谈》及《宝妈创业100问》、《宝妈IP化创业》的作者,欢迎各位创业宝妈加我好友(加微信2496635825 左长按可复制)交流。

 

转载声明:

本站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需注明“转自小白宝妈学创业网站:www.jianuoshang.com ,原文作者:嘉诺赏”,否则视为侵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