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妈创业
100个创业妈妈访谈

舞蹈老师丘秋:我的创业是适合自己的,有趣又有钱的!| 100个创业妈妈访谈(21)

丘秋二岁时就喜欢舞蹈,听到音乐时,她会随着节拍手舞足蹈。

 

有次妈妈教她唱歌,唱“鞋儿破,帽儿破”,她没有跟着妈妈学唱歌,而是拿了一把蒲扇,模仿着济公的样子跳舞,左邻右舍的叔叔阿姨看到一个二岁的小孩子跳“济公舞”有模有样的,都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

妈妈看到她在跳舞方面很有天份,也很高兴,就在丘秋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花钱送她去培训班学舞蹈。

 

 

整个小学期间,丘秋都是学校的文艺活跃分子,代表学校参加各类才艺比赛,为学校拿奖争荣誉。

 

初中时,前两年她依旧是学校的文艺骨干。

 

初一下半年,学校要参演省里组织的才艺比赛,报送的是民族舞蹈。丘秋刚开始被选定为配角,但是她对舞蹈有悟性,学得特别快,后来就配角变为主角,做领舞。

 

丘秋带着小舞伴们参赛,一路过关斩将。

 

从区赛到市赛,再到省赛,最后拿到了全省舞蹈比赛第一名。

 

那个时候,哪有德智体全面发展一说?

 

大多数的学校还是追求升学率,体育课音乐课都被语文数学老师占领了。音乐课上,你或许会听到老师这样说:同学们,你们先认真学习数学,累了的时候,就看看语文课本休息一下。

 

所以对于丘秋为学校争来的荣誉,学校领导很高兴,在全校广播表扬了她。这对于一个学生来说,已经算是最高奖励了。

 

丘秋很有成就感。但是也带来了麻烦。

 

崇拜她的小男生们写的情书像雪片一样的飞来,丘秋就是他们那个时代的“网红”啊。

丘秋不为所动。除了学习,她的心里只有舞蹈,稍有空闲就去跳舞。她有有一种“我就是为舞蹈而生”的感觉。

 

当然,这些情书被她置之不理的同时,小女孩的虚荣心也得到极大满足。

 

我问丘秋:假设你小时候爸妈没送你去学习舞蹈,没有特意培养你的特长,你觉得以后还会跳舞吗?或者说,你自己能找到这个天赋吗?

 

她坚定地回答:能!

 

哪怕父母不提供帮助,她也会被舞蹈吸引。

 

她相信:冥冥之中,会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把她领到舞蹈身边。

 

初三时,丘秋的学习成绩不算太好,她明显地偏文科,这是受她沉迷舞蹈的影响。

 

幸运的是她可以有两个选择:读高中,或者去读文艺特长高中班。丘秋毫不犹豫地报读了文艺特长班。

 

当时整个梅州市只有华侨中学有这种文艺特长班,特长班的学生考大学,文艺课占的分数权重高。

 

假设换个环境,丘秋就要成为普通高中学校里不快乐的学生之一,在爱好与学习之间左右挣扎,爱好也许会被环境扼杀,考大学的希望也很渺茫,最终,特长和成绩两败俱伤、一无所获。

 

有些人可能是上天眷顾,开花比较早,另外一些人的花开得会比较晚。

 

学校的“通才”教育,会让一些孩子受到压抑。能适应这种教育的孩子,是那些开花比较早的人。

 

如果没有文艺特长班,毫无疑问,丘秋也会晚开花。

 

所以丘秋说她是个幸运儿。

 

高中三年,丘秋在特长班如鱼入水,她如饥似渴,乐理、舞蹈、声乐、乐器等全面吸收学习。

 

高三考大学时,丘秋没有去读舞蹈学院,而是选择了师范学院。这个志愿融合了妈妈和她的愿望:妈妈希望女儿当老师,她喜欢舞蹈,她报考的专业,毕业后可以当舞蹈老师。

 

2001年,丘秋从梅州来到湛江师范学院读书。

 

大一,丘秋开始勤工俭学。

 

她通过学校的社团,找到一些健身房做培训老师,教民族舞、形体芭蕾等流行舞蹈。

 

刚开始并不顺利。

 

第一次去教跳舞,丘秋居然被轰下台。丘秋说:好丢脸啊。

 

我本着“一方有难,八方点赞”的朋友圈精神,孜孜不倦地追问丘秋的“丢脸”细节。

 

第一次去上课,是在湛江艺中艺健身房,她去那里带一大帮退休阿姨跳健身舞。

 

丘秋很自信,草草准备了一下,她觉得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,就去教跳舞。

 

丘秋上了舞台,开始跳舞。

 

注意这个措辞,是跳舞。她忘了她是来教跳舞的了,没有去引导,也不会引导,就在那里傻跳。

 

台下四五十个跳舞阿姨目瞪口呆,她们只会跳“脖子扭扭屁股扭扭”这样的简单节奏,完全看不懂丘秋在跳什么,她们干脆都停止跳舞,站在那里,看丘秋的“一个人表演”。

 

丘秋察觉到情况不对,但为时已晚,她被控场的主管撵下台来。

 

她没有意识到,来学跳舞的阿姨是没有舞蹈基础的,她们喜欢跳“脖子扭扭屁股扭扭”这样简单易学的舞蹈,她七年才练出来的专业舞蹈,哪个阿姨瞬间学得会啊?

 

这不是舞蹈问题,这是定位问题。

 

丘秋很受打击,不想跳舞了。

 

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天赋。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,读的还是师范,居然教不了跳舞。

 

她有一种“懂得很多道理,还是过不好人生”的沮丧。

 

丘秋没有看透问题所在,一头钻进牛角尖,连续两个月自哀自怨:我不适合当老师。

 

两个月后,一个电话把丘秋从颓废中拉了出来。

 

电话是健身房的女老板打来的,她问丘秋要不要再来试一次?女老板慧眼别具,她看到丘秋的潜质,愿意给多她一次机会。

 

丘秋没有马上答应。想了几天后,她决定再试一次。

 

这次,她做足了功课。她把自己关在练琴房里,对着镜子研究舞蹈。

 

她学乖了,每个节拍每个节拍地分解,先分解再组合,先易后难,循序渐进。

 

第二次,她没有被轰下台。

 

我问:有上一次的学生吗?有。

 

有一些上次见识过她“表演”的阿姨,看到她又来了,都流露出失望的表情,她们皱眉的表情似乎在说:怎么又是她?!

 

丘秋面对这些受过她伤害的阿姨,心里很忐忑。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,硬着头皮跳,哦,不是跳,这次是教了。

 

跳舞的过程中,陆陆续续有几人离开,但是大部队还是跟着丘秋跳下去,跳了一个钟。

 

跳完了舞,丘秋的衣服都湿透了,不是累的,是吓的。

 

丘秋拿到了30元报酬。

 

我问:一个小时30元,有点少吧?

对于一个实习生来说,这算不错了。

蚊子再小也是肉啊。

 

女老板开始安排课程给丘秋。慢慢地,丘秋一天要带三四节课,除了健美操,还有形体芭蕾,瑜伽等。

 

时间不够怎么办?

逃课呗。

 

从大一到大四,她都在艺中艺当舞蹈老师,最后成为这个湛江最大健身房的骨干老师,俗称台柱子。

 

她的报酬也是节节高升,大二的时候就能拿到五六千,而她的师姐师妹毕业后的工资最高也才二三千。

 

整个大学期间,她除了第一个学期向家里要过学费,其后的学费都是自己赚来的。

 

丘秋的这种自立精神,很被周围人欣赏。包括她的初恋。

 

丘秋是客家女,思想比较保守,再加上师范的女子多,她直到毕业后才考虑感情问题。

 

在艺中艺当舞蹈老师这四年,丘秋带过的跳舞阿姨超过一千人。

 

这些阿姨开始抵制她,后来是180度大转弯,把她当成一个宝。

 

因为丘秋在跳舞时,自始至终都满脸笑容。

 

这个笑容是发自内心的,她觉得跳舞是一种享受,她在舞蹈中获得喜悦。丘秋的微笑,和商业机构的“露出几颗牙齿”的硬性微笑要求是不同的。

 

丘秋的微笑是有感染力的。

心里藏着阳光,世界便会明亮。

 

那些来跳舞的阿姨,大多数是有钱有闲的,她们来跳舞,是让业余生活变得充实,追求身心的愉悦,让生活更有品质。

 

所以,她们都喜欢上丘秋那朝气蓬勃、阳光灿烂搬的微笑,不开心的时候,看到丘秋的微笑,烦恼就置之脑后。丘秋,就是她们的开心果。

 

阿姨们纷纷为丘秋介绍对象,多数是介绍自己的儿子。这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。

 

丘秋有一个“粉丝”阿姨,她是湛江二中的老师,主动安排丘秋进她们学校实习。

 

在湛江二中,丘秋遇到了“他”。

 

丘秋的初恋是一名校长。不是老校长,是私立学校的,贵族学校那种。不过也不年轻,三十多岁。

 

丘秋比他小八岁,所以她比较纠结。

 

当时,校长在湛江二中做客座老师,遇到了来实习的丘秋。校长听说丘秋的故事后,对她的自立自强精神赞叹不已,随着两人交往的增多,就对丘秋展开了追求攻势:送花、送礼物、送营养品。

 

丘秋当时心高气傲,对他的嘘寒问暖不“感冒”。她也曾尝试着接受他,随着他去见他的朋友,但是很难融入他。

 

因为他爱的方式不对。他是无微不至的呵护来表达爱,这让丘秋觉得她的恋爱就像爸爸管女儿。

以嘘寒问暖举例,比如嘘寒,真正寒冷的时候关怀是对的,但是 “有一种冷,叫他觉得你冷”,就不甚妥当。

 

他还经常讲大道理给丘秋听。

 

类似的事情多了,丘秋就开始冷落他。她找不到恋爱的感觉。

 

有一次,丘秋生病了,他从很远的地方开车二个小时来探望,结果丘秋没理他,让这个优秀的男人很伤心。

 

两个人始终是“你”和“我”,最终没能成为“我们”。

 

后来,丘秋离开湛江去深圳。

她的离开,让他彻底死心。

 

丘秋来深圳两年后,曾经想去找回他,但此时他已经离开湛江,两人断了联系。

 

在经历了成长的阵痛之后,丘秋在内心与他平静地告别。两年前,是男孩的失恋,而此时,才是她的失恋。

 

对于女人来说,不要在不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。对于男人来说,追求保守类慢热型的女孩,契而不舍是多么的重要。

 

我对丘秋说,这一段你拿回去让你家先生审核一下吧。丘秋哈哈大笑:我家先生什么都知道。

 

丘秋与女儿的合影

 

大四的时候,丘秋开始跳肚皮舞。那时是2004年,肚皮舞刚流传到国内。

 

很多人看不惯国外传来的肚皮舞。

 

首先,从穿着来讲,露着肚皮不符合我们的传统穿衣文化。其次是审美文化的差异,以绘画举例,国外的裸体绘画很常见,展示形体美,而国内的绘画,大家更喜欢含蓄、追求意境: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

 

丘秋曾和家人商量要跳肚皮舞,父母勃然大怒:辛辛苦苦念了四年大学,出来跳肚皮舞?!

 

她还是跳了,瞒着老人家跳的。

 

丘秋是湛江第一个跳肚皮舞的。刚开始也没人教,她跟着视频学的。

 

大学毕业后,丘秋放弃了在学校当老师的机会,在艺中艺健身房专职当舞蹈老师。

 

2008年,丘秋来到深圳。她年轻,想去大城市看看,寻求发展的机会。

 

丘秋进入深圳最大的舞蹈培训机构,还是做舞蹈老师。她在这里教了四年,开始聚焦,从什么都教到主教肚皮舞,而且是主做师资舞蹈培训。

 

丘秋有这个资本,高中三年的专业基础锻造,本科四年的教学学习,在湛江的工作磨练,这些构成了她完整的知识层面。

 

她已经不是一个只会跳舞的女孩了,而是一个专教老师的老师。

 

丘秋很快成为师资培训领域的佼佼者。因为,她不但能在舞台上表现舞蹈,还能帮助学生理解舞蹈。

 

教过的学生有五六百人,其中有二百人沉淀下来,继续追随她。打个不恰当的比喻,就是她的复购率很高。

 

 

沉淀来的学生,是被丘秋上课的魅力所吸引。

 

丘秋会在整场舞蹈课里保持她的招牌微笑,她的舞姿优美,声音很高亢,学员颓废的时候,一听到她的声音,精神立刻就起来了。

 

被唤醒。被唤起。

 

对于丘秋的忠实学员而言,舞蹈不再是舞蹈,而是支撑她们的一种精神力量,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,她们来舞蹈里寻求力量。

 

丘秋有一个学员,下个月的房租还没有着落,她依旧在这里快乐地跳舞。

 

她们有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乐观。舞蹈给予的乐观。

 

舞蹈的背后,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神秘力量。这种力量可以通过舞蹈延续下去,生生不息。

 

丘秋觉得她人生的意义就在这里。

 

丘秋每年最少进修三次。

她一直在学习,一直在成长。

 

参加过她培训的学生都知道,她的培训,每天都有新东西,会不停地有创新,学生能从她的舞蹈里领悟到什么是学无止境。

 

去年她还到埃及,去到肚皮舞的发源地去求学,寻找创作灵感。

 

 

2014年,丘秋开始尝试创业。

 

她和一个合伙人共同创业,她拿技术股,利润两个人分。但是这次创业只持续了半年。

 

两个人都是舞蹈老师背景,优点一致,缺点也一致。这样的合作不能互补,发展有极限。

 

以这两个公式为例来分析合伙人模式,互补合适的合伙人能得100分,但是她们两人只能得20分。

 

2015年,丘秋第二次创业。

 

开了一家阿拉丁东方舞瑜伽会所。

 

她是一个纯粹的人,除了跳舞和教学生,其它方面是一个“粗线条”的人。她的合伙人补足了这一点,跳舞和教舞之外的事情,合伙人都擅长打理。

 

这次,丘秋在选择合伙人方面拿到了100分。

 

访谈结束后,我开始为文章起标题。翻看朋友圈,看到黄芳老师说的一句话,很应题,就盗取了过来。

 

黄芳老师说,一份好的工作,就是适合自己的,有趣又有钱的。

 

丘秋就拥有这样的工作。

她真的是个创业幸运儿。

 

欢迎阅读《100个创业妈妈访谈》系列故事,让我们一起向这些勤劳坚韧的创业宝妈们学习!

 

 

作者简介:
嘉诺赏:《100个创业妈妈访谈》及《宝妈创业100问》、《宝妈IP化创业》的作者,欢迎各位创业宝妈加我好友(加微信2496635825 左长按可复制)交流。

 

转载声明:

本站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需注明“转自小白宝妈学创业网站:www.jianuoshang.com ,原文作者:嘉诺赏”,否则视为侵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