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妈创业
100个创业妈妈访谈

吴小U:放弃2万多的月薪,我从医院裸辞创业| 100个创业妈妈访谈(28)

 

从来没有想到,我有一天会从医院辞职,成为一个从事追奶咨询服务的创业者。

 

20176月女儿出生,我经历了奶少、追奶、频繁堵奶、小白泡等等各种喂养问题,我找了不下5个母乳指导和催乳师。

 

那段时间,我一直处于掏钱的状态。泼出去的钱就像流水潺潺。钱没少花,但女儿的喂养问题却没有彻底解决,我很焦虑。

 

一直纠结到20181月,我报名参加了康乃馨母乳会的母乳指导培训。

 

学习了十天,我就知道了问题的根源,其实母乳喂养的问题很多不是技术上的,更多的是思想认识上的。

 

当奶少妈妈把自己追成奶牛,因为对母乳喂养和新生儿生长发育不明就里,再加上身边一直有质疑,就会很焦虑。

 

经过系统学习,我刷新了很多旧的认知。知其然知其所以然,知道怎么正确评估孩子的摄入是否充足后,就不焦虑了。

 

在学习的时候,我压根就没有想到以后靠这个技能吃饭,单纯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焦虑,然后拿来给兄弟姐妹同事们指导喂养,希望他们不要再走我的弯路。

 

20195月,刚怀孕两个月的我,收到会长的邀请,成为康乃馨母乳会公益6群的答疑群主。

 

这一步,让我一直觉得很幸运。

 

我在做群主答疑的过程中,透彻理解了之前学习的母乳喂养知识,也透过妈妈们的提问,发现很多现象真的就像学习到的那样,仅仅只是现象。

 

新手爸妈因为不懂得,很容易被焦虑贩卖。很多追奶妈妈,就是败给了焦虑。

 

我本身就是个追奶大户,所以当我看到群里不少奶少妈妈,就现身说法,免费给群里的妈妈做一对一的追奶咨询。

 

接手公益6群才2个月,我就服务了13位追奶妈妈。

 

就这样,我的第一批追奶个案成了我学习的动力,吴小U变成了“追奶小U”。

 

13位追奶妈妈,帮我完成了13场创业预演。在这里,我积攒了追奶经验和自信,让我后面的创业之路走的很顺利。

 

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,世间一切,皆有因果。现在,我理解了这段话里的智慧。

 

201910月,临近生产时,我又一次开始焦虑起来。

 

这次的焦虑与我女儿的喂养无关,与我的社群宝妈有关。

 

通过大半年的答疑互动,我跟公益6群的宝妈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我怕群里的宝妈万一提问,自己不能及时给到答复,也怕万一我生完娃没精力的话,会有其他人接手6群宝妈会不适应。

 

此时,我萌生了做付费社群的想法。

 

做社群,可以把之前做过的分享收录起来,也可以收录我自己筛选过的科普文。但当时,还只是一个想法。

 

有一次,半夜一点多吧,群里人工喂养的C妈说小宝突然抽搐,在群里圈我求救。后来私聊我也没反应。

 

第二天一大早,当我看到时真的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

出现这种情况,妈妈不该来问我了,也不应该在群里求救,而应该上医院去。

 

第二天讲起来这些事,C妈说因为怕大晚上的去医院太折腾,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算不算严重或者紧急。

 

我发现,一问一答式的答疑并不能帮妈妈们真正会的成长,他们应该学习怎么去辨别孩子的病情需要求助医生,什么情况可以居家护理。

 

于是,有了我在6群的第一次分享——什么情况下需要带孩子去看病?

 

那一次分享,我收获了6群妈妈们的表白,也让我坚定了做社群的决心。

 

这一次,我直接在群里做了调查,问妈妈们什么看法。没想到大家十分支持,所以一个赋能父母的社群应运而生。

 

第一批参加付费社群的妈妈,包括吴小U在内,一共82人。

 

我的第一批妈妈也成了最受益的一批,因为她们对吴小U的支持,额外获得了很多育儿课程的收听机会。

 

我觉得这里面,很大程度是我们这群宝妈都有一颗利他利己的心。

 

这是人生的第一次,我感觉到了咨询和人际交往的魅力。我深陷其中,不可自拔。

 

产假期间,我在家里坐月子。科室只发人头奖。

 

女儿上幼儿园要花钱,我又生了二胎,开销一下子大了好多。

 

在整个二胎孕期和产假期间,我一直在做做母乳喂养付费咨询,以此补贴收入。(因为是在疫情期间,我针对武汉的母乳妈妈提供了免费服务)

 

此时,我萌生了专职做母乳指导一对一付费咨询的想法,我想辞职创业。

 

以前,我从未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从工作了九年的医院辞职,即便有一点点念头也会马上收住,我实在不敢想象自己不做护士的话还能干啥。

 

但当我休完产假,回到临床岗位上时,我震惊地发现,我“回”不来了。

 

第一次,我很强烈的想要离开,我觉得自己人在岗位上,却有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,找不到心动感了。

 

此时,想辞职创业的念头又跳了出来。它是如此的强烈,我抑制不住。

 

我心里一直念想着线上咨询的妈妈们,念想着她们的宝宝们有没有因为大人喂养方式不正确而哭闹。

 

我也很担心二宝因为不适应跟我的分离会大哭“绝食”,我也很想专注地在母乳喂养事业上深耕发展,帮助她们的孩子快乐健康地成长。

 

每当我提起勇气想要离开,瞬间又会被现实打了回来。

 

作为美国加州大学护理学硕士,已经通过主管护师考核的我,只要本本分分的做,按部就班的考副主任护师并非难事。

 

一旦转行,那职称将再与我无关。最重要的是,我过去九年的工作经历,也会在我的职业生涯上画上一个句号。

 

如果全职做母乳指导,作为创业新人,我看不清自己的未来在哪里。

 

我要面对的现实是钱,毕竟干回老本行,我一个月有2万多的收入。

 

一旦辞职,我的收入将严重缩水。这对我们家生活水平的打击无疑是严峻的。

 

我不得不因为生计再三考虑,这2万多的工资让我不舍,让我却步。

 

是走?还是留?让我难以抉择。

 

因为难以抉择,我变得很焦虑。

 

有近一个月的时间,我不断地权衡,不断地纠结,我甚至焦虑到无法入睡。

 

最后,我求助了心理医生,开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长程心理咨询。

 

在这个过程中,我不断地觉察自己真正在意的是什么。

 

有一天,我参加康乃馨母乳会的线下复训,看着授课的易老师满满一电脑的母乳喂养案例,那一刻,我怦然心动;那一刻,我下定了决心。

 

我很憧憬,希望自己也像易老师那样,一边陪伴孩子的成长,一边为自己所热爱的事情奋斗着。

 

我觉得,做自己热爱的工作,看着梦想在汗水浇灌下开花结果,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。

 

我是一个渴求浪漫的人,小时候我就喜欢白雪公主和王子的故事。但是从小到大,我一直过的很骨感。

 

很庆幸,在母乳喂养咨询服务上,我找到了浪漫的感觉。

 

这是我特别想要的,它能让我的人生从此充盈起来。有了它,相信我平淡如水的日子会充满色彩。

 

我对“活出新我”满怀憧憬,再加上能有更多时间陪孩子成长,我不再犹豫,直接提出了辞职。

 

领导签字的那一刻,我大大地松了口气,我觉得自己很放松。

 

我是吴小U,一个做知识付费创业的深圳二宝妈,专注于为新手宝妈提供追奶咨询与指导服务。

 

这两年多,从兴趣到兼职再到正业,我见证了身边一位又一位母乳指导前辈或同学的转型。

 

也有很多人问我,以后会不会也离开?我从未想过要放弃。

 

我至今还记得,我指导的第一位追奶成功的妈妈,从几乎全奶粉到追成全母乳,虽然花了将近一个月,但是那份成功的喜悦,让我每每想起都很雀跃。

 

那是我在漫无目的的人生长河中,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有力量。

 

我觉得这条路能一直给我带来温暖,我自己似乎也能不断给别人能量,所以我想一直坚持下去。

 

我相信做对的事情,会带来回报,辞职后的第三个月,我的月收入突破12。这还是我带着两个娃的间隙完成的咨询服务。

 

以后要走的路,还会遇到很多未知的困难,不管做什么都不容易,但当兴趣插着坚持的翅膀,我一定会有收获的。

 

作者简介:吴小U,康乃馨认证母乳指导,9年三甲医院主管护师工作经历,美国加州大学护理学硕士,ASQ儿童发育评估师,高级婴幼儿抚触师,高级健康管理师,公共营养师,正在进修国际认证泌乳顾问(IBCLC)课程,为了让更多宝妈享受幸福的喂养体验,一直坚持走在宣传科学喂养的路上。了解更多请关注公众号【追奶小U】,微信IDzhuinai-mama

 

 

欢迎阅读《100个创业妈妈访谈》系列故事,让我们一起向这些勤劳坚韧的创业宝妈们学习!

 

转载声明:本站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需注明“转自小白宝妈学创业网站:www.jianuoshang.com ,原文作者:吴小U”,否则视为侵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