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妈创业
100个创业妈妈访谈

因为父亲的影响,我成为一个内容创业者

 

今天是父亲节,父亲走的早,去世已经十一年,时间这么久,悲痛已去,现在常念叨的,是他留给我的珍贵遗产。

 

父亲年轻的时候,是我们村里的“秀才”,他是村里的红白事先生,还当过村戏剧团的导演。

 

我小时候,母亲会带着我们几个小孩子织渔网,这时候她喜欢讲她和父亲的相亲故事,那时我父亲又穷又木纳,她没看上他,看了一眼就回去了。

 

相亲那天,下了一场大雪,父亲就送她回家,他落后几步,走了五里路,一句话也不说,一路上母亲只听到嘎吱嘎吱的踏雪声。

 

到了她的村口,父亲止步,看着她进了村才往回走。

 

每次,母亲说起这事时眼睛里都有光。现在想想,老一辈的人也很浪漫的。

 

后来我妈嫁给父亲的时候,整个家族都不理解,她还是坚定地嫁了。

 

母亲的家境优越,在我们那一片算是大户人家,一个大户小姐嫁给一个穷小子,苦了大半辈子,也没后悔过。

 

父亲去世早,我们曾尝试过劝母亲再找一个老伴,被她骂的狗血淋头,她觉得那样就不能和父亲埋在一起了。

 

母亲上半生真的很辛苦,但是她从来没有后悔过。她是一个嫁给爱情的人。

 

在乡邻眼里,父亲算是个多才多艺的人,学什么像什么,唯一学不会的就是做菜。

 

听母亲讲,父亲有次心情好,想去挑战一下,不知做了道什么菜,竟然把菜锅烧着火了。更经典的是,父亲竟然往锅里吐口水,以为这样能灭火。

 

或许是小时候见父亲天天拿着笔的原因,耳濡目染,我也成了靠笔吃饭的人,我现在是一个内容创业者。

 

父亲说话耿直,有原则,因为这个特点,他被村民选了做村官。也因为这个特点,他当上村官后得罪了一片人,包括选举他的人。

 

有段时间,母亲常常责备他,怪他不够圆滑,不变通。

 

后来不责备了,因为那些他得罪过的人,都在父亲退休后选择了和解。当然也有一些是父亲主动的。对与错,是与非,每个人心里都明镜一样。

 

农村人表达情绪很简单,恨你,就不和你说话。敬你,就“砰”地给你磕个头。不过不是随便磕,要选在有礼仪要求的节日。

 

小时候,有年的大年三十,一个和父亲几年不说话的后辈突然登门闲聊,天南地北一直聊到十二点,然后起身给父亲磕了个头:我给叔拜年了。就这样和解了。

 

我记得父亲在村里有个最大的“仇家”,也是最后和解的一个,他是在我父亲去世后和解的,他来帮忙治丧,故意拿着一些东西问我们:这个放哪里?让我们知道他来帮忙了。然后丧礼上磕个头,十几年的恩怨,就这样过去了。

 

父亲走的时候,真的没有留给我什么物质财富,他留给我的珍贵遗产是:靠一支笔谋生的能力,还有守住底线的定力。我愿意把它传承下去。

 

仅以此文,祝父亲节快乐!@all

 

作者介绍:嘉诺赏,一个持续六年时间关注、观察创业宝妈群体的人,目前在做创业宝妈IP私教。我的价值主张是:帮助创业宝妈用碎片化时间把理想落地,获得被需要的价值感。

 

阅读更多宝妈IP化创业内容(写作IP、朋友圈IP、社群IP、短视频IP、双IP团队),请关注公众号“宝妈IP化创业”(微信IDip-mama)。

 

 

推荐阅读:

 

嘉诺赏:我的价值主张,能吸引和打动你吗?

 

宝妈IP化创业社群介绍:带你认识这些小白宝妈的创业领头人!

 


转载声明:转载本站此文需注明“转自宝妈创业网站:www.jianuoshang.com ,原文作者:嘉诺赏”,否则视为侵权!